河源市第二届微电影节

亚洲365bet体育

[梁山109看《活着》] 幸福未必来敲门,因为责任而活着

UPTATED:2015/11/1 11:42:00 | 分类: 媒体报道

[梁山109看《活着》幸福未必来敲门,因为责任而活着

梁山109的话:河源客家微电影《活着》不是单纯的励志片,它更是一支预防针,好让你有一个思想准备——也许,幸福未必来敲门,情况还会更糟糕,但是,你得迎接它。

 

 

 

  何沛林(何庆锋)的微电影《活着》前些天首映了,这些天网上网下都在热议。河源的多个网络写手,这些天里纷纷执笔行文,或赞或弹,赞多弹少,总之,很是热闹了一番,不管是从演技角度还是从命运态度方面,都有不少的好文章出来。加之近日《活着》挂到优酷上去了,更是像四五十岁精力旺盛的女人一样——“浪打浪”、“浪尖上”,闹腾得很。

 

  昨天,我的公号技术支持“HS阿当”也建议我“关注一个努力的年轻人群体”。我真不知该写点什么好,因为,观看了当天的首映后,我一直沉浸在某种情绪中难以自拔。这是一种难以言明但却是真实围绕着的情绪,不是悲伤,也不是亢奋。

 

 

 

  我看的是首映的第二场,首映前热热闹闹红男绿女的场面并未看到,这也好,可以静心看看这部河源土生土长的长达41分钟的微电影。我是带着正在念初三的儿子一起去看的。也许他并不一定喜欢,但他肯定很认真地看着。大约影片放到一半时,我们俩父子有了一段悄悄的对话。

 

  “爸,这里面的情节,与一部美国电影很像。”

  “你怎么知道?”

  “一年前我看过。”

  “什么片?”

  “记不起来了。”

 

  回到家后,儿子很快在网上找到了那部美国影片,并“命令”我连夜看,片名是——《当幸福来敲门》。

 

  于是,一整夜,我把自己“埋”在了这部“不停地奔跑”的影片里。

 

  《当幸福来敲门》取材于真实故事,主角原型是美国黑人投资专家Chris Gardner。影片讲述了一位老婆离家的落魄医疗产品推销员,如何刻苦耐劳地尽到一个单亲父亲责任,奋发向上成为股市交易员,最后成为知名的金融投资家的励志故事。影片获得2007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一名落魄的推销员,尽管非常努力疲于奔命,却总没办法让家里过上好日子,老婆离家而去,只留下5岁的儿子相依为命,银行账户里只剩下了21块钱,父子俩被房东撵出了公寓,睡在收容所、地铁站、公共浴室,卖血……所有的不幸遭遇,似乎一下子全部降临到这个男人身上。然而,在孩子面前,他永远都是顶天立地的爸爸,即便窘迫到要在地铁站过夜,他也要和孩子一起玩“恐龙游戏”,懂事的孩子也成为他每次倒下又爬起来的强大的动力。最后,他成功成为了一名股票经纪人、投资家。

 

 

 

  几乎所有人都把《当幸福来敲门》当作一部励志片来看。而我,却是含着泪把这部片看完的。几乎整场都在奔跑的一个中年父亲,和他的五岁的小孩,在残酷的社会竞争压力下,四处碰壁,无路可走,流落街头,令人心酸不已。影片最后,走在街上汹涌人流中的男主角,高举双手为自己鼓掌的背影,令人喜极而泣。

 

  Chris Gardner也许还算是幸运的,他成了极少数的成功者之一。但我在影片中还看到,当时,美国社会许许多多像他同样遭遇的人,还在社会最底层里挣扎着,等待一个就业的机会,等待教堂里一个免费的床位……

 

 

 

  一部拥有饱满时代背景的电影,就有可能是部伟大的电影。《当幸福来敲门》描述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的事情,当时美国为里根执政时期,对外仍在跟苏联搞冷战,因与之进行大规模军备竞赛,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比如,星球大战计划)。加上美国一直以来在经济领域推行的凯恩斯主义(即政府大规模干预经济)在上世纪70年代后渐趋失去时代意义,以及西欧与日本等地的迅速崛起,令经济的全球化趋势日益加强,美国逐渐失去在经济领域一枝独秀的霸主地位,经济处于高通胀状况,众多企业裁员,社会失业率高企。

 

  儿子之所以拿何沛林的微电影《活着》与《当幸福来敲门》相比较,也许是因为他认为两部片都有“爸爸带着小孩相依为命”、“遭遇挫折失败”、“穷困潦倒”、“不放弃,最终成功了”这些情节故事。

 

 

 

 

  我看电影,主要是奔着“看故事”去的。在看《活着》时候,其实没太关注演员的表演,无论是吕颂贤“颠覆形象”的表演(我根本没看过他年轻时演的“令狐冲”,所以没有多大兴趣),还是一拨熟悉面孔的“友情演出演员”,我更关注的是影片故事本身。被骗、负债、妻子成植物人、受人冷落、生活窘迫……命运一落千丈,获得好人帮助,终于感动了某房地产企业,接到设计业务,妻子醒来……故事的设计不算很高明,除了“植物人妻子”而带出来的没有多少戏份的“护士女主角”这部分显得有些生硬外,倒也合符情理。

 

  对于一部说不上什么成本,仅有一个专业演员的微电影来说,把它与《当幸福来敲门》这样一部名片相比,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也是没有太多的可比性。但是,我看中的是,微电影《活着》,同样是选择了一个特殊的现实时代作为故事的背景,从而,使其有了记录历史的价值。

 

  《当幸福来敲门》中,在当时美国经济萧条的大背景下,主角以及当时整个美国社会底层劳动者的命运和遭遇,是有普遍性和必然性的。他的成功除了观众所认可的不放弃、乐观、努力改变、有梦想、诚实品质这些因素之外,还有其偶然性,比如,他拥有过人的数字天赋,他会“拼魔方”,从而引起了股市交易所一位合伙人的关注,而争取到了一个实习生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一个“偶然”,他或许还和其他千千万万失业者一样,日夜奔波流浪在街头。《活着》的情况也是这样。它反映了一个经济下行大背景下区域性的经济现象给当地人们生活带来的变化,从一个红红火火的知名企业老板,到一个租住在老城破旧房子天天被逼债的小市民。《活着》的片头用“广播”的形式点明了片中反映的这一社会经济背景。电影是“前老板”的角色或许是为了加剧人物的角色反差而设计的,显得有些勉强。但举目四看,在当前国内外经济格局大背景下,随着经济结构、金融政策的调整,房地产、民间信贷等行业泡沫神话的破灭,一个个所谓“大鳄”的消匿,片中人物的遭遇,已不时在身边发生,而更多普通人的命运和生活也因此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和影响。这也是一种必然面临和将要面临的现实。而片中主角命运的改变,除了他自身从颓废买醉到醒悟到努力抗争外,遇到了一个被他的精神和诚恳所打动的“董事长”是很关键的一个因素,这是极具偶然性的。

 

  《当幸福来敲门》里有句很出名的台词:I'm the type of person,if you ask me a question, and I don't know the answer,I'm gonna to tell you that I don't know.But I bet you what: I know how to find the answer, and I'll find the answer.(我是这样的人,如果你问的问题我不知道答案,我会直接告诉你“我不知道”。但我向你保证:我知道如何寻找答案,而且我一定会找出答案的。)也正是这句台词,成就了《当幸福来敲门》成了一部着名的励志片。《活着》同样也试图传达这么一种意图——面对困境,不能绝望,要奋争。

 

 

 

  然而,电影毕竟是电影,无论大片,还是微电影,它需要一个艺术的加工提炼,需要一个抚慰或激励人心的结局。电影要传递的是正能量,但也有可能是虚幻的正能量。包括“好声音”、“梦想秀”之类的电视节目一样,很多是虚幻的正能量。

 

  从影院出来,吹着略有寒意的夜风,会让我们迅速回到现实中来。

 

  幸福未必来敲门。

 

  无论怎样“活着”,不死就得“活着”。从这个角度思考,我更倾向何沛林这部客家微电影,取名为《活法》。“活着”只是一种生命体征状态,“活法”是一种人生方式的选择。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遇到“贵人”相助,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彻底翻盘打败命运,无论事业、家庭、婚姻、爱情,无论天灾还是人祸,总有一些不如意,在远处或不远处等着,除了不绝望,努力拼博外,有时,也可选择另一种“活法”,修正目标,顺势而为,绕道而行。

 

  每个人的命运,都与这个时代和社会息息相关。一个变革的时代已然来到,它势必影响和改变许许多多的人,包括你。也许你会感到陌生的、不适应的、充满困惑和压力,你得去迎接它、适应他,并随时记得,你的肩上,有责任,爱的责任,父母、妻儿,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不管是《当幸福来敲门》还是《活着》,我不认为是单纯的励志片。我不提倡以财富论成功,同时,并不是每个人都可能到达成功的巅峰,巅峰太窄,站不下这许多的人。《当幸福来敲门》以及《活着》,其实都在讲一个关于责任的故事。

 

  因为责任,所以活着。《活着》现实意义在于,它更像一支预防针,它告诉我们,更糟糕的情况也许还在后头,或你,或我,或大家。幸福未必来敲门,那么,迎上去,走过去,主动敲开幸福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