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市第二届微电影节

亚洲365bet体育

你,为什么要活着?

UPTATED:2015/11/1 11:39:33 | 分类: 媒体报道

你,为什么要活着?

——观河源本土微电影《活着》之感

    活着,为何活着?这是古今中外的圣人一直都在苦之探究的哲学问题。我们都在活着,但我们为了什么活着?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1024日,有幸受邀观看了河源本土电影导演何庆锋先生(河源青年影视文化协会会长、天谊影视导演,又名何沛林)微电影作品——《活着》。

    我个人观点,所谓微电影正如微小说一样,都是压缩的“文化饼干”,再微再浓缩,但都要做到“麻雀虽小,五官俱全”,电影的要素必须保持完整无缺,否则,都是不伦不类的产品。

    《活着》是一部正宗的河源电影——河源故事、河源生活、河源味道,导演也是河源人。这部微电影讲述的是河源普通白领李森,在老婆因执意要去抚慰她因感情受伤的挚友而突遭车祸昏迷不醒之后,他所经历接踵而至的打击——欠自己钱的债主玩阴招有钱不还、自己的债主往死逼甚至毫无人性大打出手、找工作屡屡碰壁无果而终,耗尽心血即将大功告成的设计图纸却被债主肆意撕毁,改变困窘生活的一根稻草瞬间被折断……生之希望,生之绝望,在他人生最低谷,甚至近乎绝望的时候,他的邻居刘老汉(刘曾是千万富翁,因被债主拖欠工程款而一贫如洗,却心平气和地早出晚归买青菜过日子)用一巴掌将他从酒精麻痹里刮醒了,让他明白了肩上沉甸甸的责任,重新鼓起勇气面对生活的不幸。命运从来都是眷顾有担当有骨气的人,最终李森凭借实力与坦诚获得了老板的赞赏和认可,设计方案获得通过、昏迷的老婆也苏醒了过来……

    此前,我在微信看过河源首部微电影——《小蓝》,我认为电影主角小蓝的转变太过牵强,这一跳跃式而又感觉不符合常理的转变让人感到很突然,甚至有些莫名其妙。正如一位微友看后拍砖——“从电影本身来说,客家文化表现不充分,老一代和新生代的思想差异反映不充分,传统优秀乡村文化如何渗透进新生代,导致其观念转变过程反映不充分是一种遗憾,这可能是微电影的软肋,或者说微电影不可能反映宏题材,是制作人选题失当。”这位微友的观点正确与否,权当另论,但别无他意。但《小蓝》是河源首部本土微电影,开了河源微电影的先河,其价值与意义已远远超越了电影自身。

    我认为《活着》主题集中鲜明,很接地气,充满生活气息,情节起伏跌宕、扣人心弦,过程引人入胜,结尾苦尽甘来、完满收官。整个故事情节自然、落落大方,不显生硬、牵强,镜头对接很自然,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借用本报原社长、总编辑黄玉逵先生的评价就是“像部电影,是部电影,是部不错的电影。”

    说实话,《活着》也存在些许不足,感觉人物语言有些零乱,有些地方语言与人物身份感觉不对板(有点拔高了),有些话说得太满让观众反而没有了悬念,有些镜头可裁剪掉,如刘老板用老婆看病的钱给李森买了电脑后,刘老板与他老婆的那场对话镜头可以删掉,真相可用另一方讲述出来更显得真实,另就是刘老板老婆说的话感觉不符合其身份特征,有些“拔高”了,反而显得不自然、有点矫情之嫌。微电影,更要如微小说一样“惜镜如金”,场景、对话、情节等元素都要恰到好处,干净利索。

    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不必纠缠其中。正如同事“三缺”所言“虽然这部电影有这有那的瑕疵,但对于物质和精神都极度匮乏的河源来说,这部电影至少开创了河源的先河,一群心怀梦想的人,就此起飞。”

    成败得失,有时是在电影内,有时是在电影外。何庆锋先生早前已闻其名,但真正见面还是头一遭,怎么看都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人。据一位网络达人透露,何先生是河源人,放弃了外面大展拳脚发展的机会,回到家乡从零开始,立志把河源客家文化搬上电影舞台弘扬光大,单凭这点,我都要对何先生保持必要的敬畏!“总有些残存的理想不休、不止,尽管我们历经沧桑,一身疲惫。”心怀理想的人是幸福人,尽管追求理想的路是那么艰辛曲折,甚至是扑朔迷离,或许是不可抵达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活着的理由,要不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祝愿何先生的梦想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黑夜从天而降了。我看到了广阔的土地裸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的来临。”这是余华小说《活着》的结束语。“人生,有苦、有乐,有失、有得,活着,怎会没有挫折?”这是微电影《活着》的结束语。两者较之,前者哲理含蓄,后者道理直白。这或许是电影与小说最大的区别吧!

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们就没有必要打算活着回去——因为“活着”挺好!(李成东于20151027日夜)